1、美好的愿望

1848年,为美国本土提供82%牛肉的芝加哥牲畜屠宰場,由于对半年后才出栏的牛肉价格无从把控,而阻碍了他们提前向美国各地开拓市场,为此,精明的82位商人,采用押一部分保证金提前签订6个月后才出栏的牛肉价格,即套期保值~以此让自己不再担忧采购价格,就可以放心大胆签订供应合同了,全球第一家期货交易所就这样成立了。美国西部这个城市,从此把“牛”变成了它的图腾,“芝加哥公牛队”成为美国本土最牛逼的一直篮球冠军队,后来纽约华尔街的“牛”也都由这里产生灵感,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也一直稳稳坐在全球商品期货交易所头把交椅。

这项划时代的金融创新,就这样从此和商品的价格波动紧紧相关,这些年不断在金融领域创造的保证金衍生品交易更是横行全球,成为全世界金融投机客膜拜圣地,将这个冒险家流浪汉淘金者那种彪悍无畏的基因,不断传递到全世界,吞噬全人类的理智和稳健,可叹的是,当年靠支持芝加哥商品交易所起家的雷曼兄弟银行,就是从这里的启程,风光了160年,在2008年最终牺牲在自己创造的保证金杠杆交易里。

100多年来,以保证金方式签订未来合约,并可以将合约以投机方式提前在交易所交易或平仓的模式,影响了全球各个地区的价格变化,套期保值~甚至成为经济发达国家对企业经营是否具备成熟理念的最重要的考核指标,一个在欧美国家未对自己大量采购或销售的原料或制品参与套期保值的企业,是无法从银行贷到款的。

 

在商品期货交易所成立的初期,甚至是目前的大多数情况下,它都为大宗商品的合理价格波动,以及对气候、自然灾害、经济危机波动的影响,起到了一定的风险防范作用,许多大型生产型企业,就是因为参与了套期保值,才避免了一次次危机,这在某种程度上,甚至起到了对企业生产投了保险的作用,当年人们美好的愿望,在流动资金匮乏和银行业不够发达的哪个年代,真的是一段美好的记忆。

2、伤痕累累

但好景不长,进入20世界80年代后,随着全球第一次第二次工业革命以及第三个电子革命的迅猛发展,金融业不断崛起,各个国家都利用通货膨胀回收摊薄国民财富,货币供应量剧增,物价狂涨,货币贬值再加上银行透支信用制造的再循环流动货币,使得对货币本身进行投机的市场已经远远大于实体经济(我之见),投机本身可以带来的财富重新分配的竞争成为正当的职业,投资银行、投资基金泛滥,期货交易的保证金杠杆作用、全球化、双向机制、T+0、规模无限使其成为全球金融市场最朝阳的投资领域。

贪婪的投机资金在保证金杠杆作用下,可以一日赚100%,也可以1日间毁灭,但人们只在意成功的辉煌,不相信自己会成为倒霉蛋,交易所推波助澜,频频开发能够满足更大资金交易的品种,于是,率先将黄金、白银等硬通货上市交易,当发现只要开发一个新品种,交易量就暴增,交易所和政府的佣金和印花税就哗哗流入,于是,就进一步开发了工业品铜铝铅锌等有色金属和黑色的钢材,开发了农业的小麦玉米大豆甘蔗橡胶棉花,延伸了原油白糖可可,原材料的铁矿石、焦煤、焦炭,再往后,就有了股票指数期货、外汇汇率、国债利率、次级房贷等金融期货,在大陆期货交易所泛滥的1993年,甚至有气象预报期货,电价期货等,总之,在贪婪和投机的牵引下,期货交易所,几乎涵盖了所有的商品与思维极限能够想象的任何衍生品交易。

国内期货市场起步较晚,是在美国等市场频频出现危机而强加监管基础上,且又遭遇了93年的国债期货危机和郑州白糖逼仓事件情况下,关闭整顿而后稳健开放,最终郑州、大连、上海、中金四家商品交易所成立,并分别各有侧重地开始循序增加品种,目前橡胶、棉花、铝、螺纹钢、PTA已经具备了全球定价权,但国内商品市场的交易量连年50%以上的增长率,过大的交易量和持仓量,淹没了过小的交割量,让商品价格的波动不断趋于非理性,许多套期保值企业伤痕累累。

且看两个极端事件:

    这十年,对我灵魂深处价值理念打击最大的一件事情,就是上面这张图片,尽管我一直坚信国内市场那种将0.1元酒精兑0.001元水外加0.1元香精10元包装卖1000多元的白酒支撑的企业譬如茅台和五粮液,都是历史罪人和巨骗,但它起码能用品牌、文化、传统、虚荣忽悠和麻醉很长一段时间你的精神消费,但一个开采成本稳定,储量巨大,多年都很稳定的原油的价格,在十年间竟然一路上扬到14倍,而后又悬崖跳水到1/5,疯了,疯了,全世界的人都疯了,当原油从147元又跌回30元时,我为整个社会感到绝望,到底我们还有没有一点点成本的概念?丝毫的价值基准?当然,一个人在忙碌和孤独中,为连续写出这几篇日志费了不少功夫,也正是对人类这种过分投机下的不稳定的世界的呐喊。

当然后来才知道,中海油出事了,尽管国内投机界的活跃人士,一致要求政府要对中海油从事期货交易的部门严惩,但政府还是低调地认赔几十个亿息事宁人,不好说原油期货的价格波动是不是中海油的做空引起的,但未来在期货交易中,必须培养专业人才参与国际竞争也势在必行。

中海油的失败,就在于一个实体企业参与套期保值是正常的,但他却做起了投机,而投机博弈的非理性,不是一般人能够接受得了的。本来中海油是主要负责中国政府向全球采购原油,参与新加坡期货市场,是为了控制买进原油的成本,套期保值的方向只能是一个“买”字,但当1998~2006年间,原油价格由每桶10美元,上涨到36、50、60、70后,所有有理性思维的经营者都会都觉得,这个开采成本不断降低、储量不断有新发现的资源,再怎么价格波动,也不会5年7倍的变化,于是中海油的期货投资部,完全从理性思维出发,而不是从投机风险考虑,不但不适当建多仓控制未来可能进一步高涨的原油价格,反倒也加入了逢高卖出合约的空方,总以为,理性的开采者会不断在较高的价位,大量产油甩卖,价格会理性回归。

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当做多的主力知道中国没有原油还卖空时,继续疯狂地开多仓对赌,因为到了临近平仓期,中国不可能有那么多原油拿出来,就要么高价买多平空仓,要么在现货市场买进原油注册仓单,而一旦中国政府出手,现货价格就会暴涨,做多的人,总会有卖个高价的机会,就这样全球原油投机者,加入买多阵营,将中海油关门打狗,最终中国政府认赔出局,这也是创造147美元高价的直接原因。

原油跳水到30元,而后又上涨到110元,又下跌到目前的97元,我们真的被打晕了,真的不知道它的价格该超哪里去了,谁能100%说一定去哪里,那么,他不是上帝,就是骗子。

假如中海油事件确实是我们不熟悉期货市场投机的非理性的话,那么生存了300年的英国老牌银行巴林银行的倒闭,就于20年前给我们更大的警示,这个双刃剑,真的不知道毁灭了多少人。

我有幸第一时间收藏了《我如何弄垮巴林银行》,尼克李森这个坐了3年牢房才32岁的小伙,该庆幸他将个人自传出卖的独家小说和电影版权,让他出狱后竟然比原来更富有更红火,但他从此不再做交易,只专心为欧洲的投资者布道投资风险。

1994年,有期货投资经历的尼克李森在随后就职的巴林银行新加坡分行负责创新投资,看来还是那些年迈的负责风险监控的老银行家们太不熟悉期货市场杠杆的厉害了,他们300年来都非常容易和顺理成章地靠信用赚钱,最多是贷款利息少一些,损失本金的事情想都没有想过,当尼克投资期货损失惨重后,只好做了一个假投资账户蒙混过关,但最终,一个20多岁莽莽撞撞的小伙,一个武士道精神崛起的日经指数,加上一个以投机贸易枢纽而设的几乎没有领土的国家新加坡,这一切在新与旧的交错中,让整个巴林银行看走了眼,任由尼克不断在22000日经指数加仓多头,当全场投机者知道只是一个疯子做多时,全部采取了抛空的策略,他哪里知道20年后,日经指数跌到8000点,不是巴林银行亏损数十亿美元破产,将全英国的财富搭进去也救不了他。

2008年,金融危机袭来,美国华尔街终于向政府低头,他的毫无节制的金融衍生期货交易,无数倍地放大了市场的波动,雷曼倒闭,高盛、摩根大通都伸手向政府要钱,不是国会救助1000亿,几个大佬也全要破产倒闭,这一切,都是金融杠杆惹的祸。

不论是商品期货市场的价格波动,还是金融市场的指数或利率变化,在投机资金远远大于套期保值需求,完全变成投机者你死我活的财富转移时,原有的美好的愿望逐渐破灭。

3、梦碎资金博弈

商品期货市场的诞生是为了平抑受气候、自然灾害或不可抗力等因素影响商品正常产量后,商品价格还能够保持相对理性的波动,但100多年的实践特别是近10年来人们逐渐发现,期货市场商品价格的波动不是变小了,而是变得更大,譬如《被黄金欺骗》里展示的黄金价格的人为操纵,本篇中图示原油价格的波动,假设没有投机资金在期货市场的推波助澜,市场定价依然根据开采方的储量和输运成本、使用方的合理需求,哪价格的波动就根本不会5-10倍地变化。

我有幸在04年商品价格低迷期,参与过棉花和铜、橡胶价格的研究和交易,亲自与新疆棉花陕西公司总经理、铜原料采购大厂胜利机械厂厂长沟通,当时哪里有人敢想?随后的几年里,铜的价格可以从1.3万上涨到8.3万,橡胶、棉花上涨3-5倍啊,太神话了!

对这一切我坚决地认定:完全是期货投机资金因为强盗精神战胜理智思维,巨额赌博资金逼迫理性投资者爆仓止损而形成了极端偏离现货价的祸害,因为期货的大幅波动,也加剧了现货的疯狂涨跌。(悲哀的是,全世界经济学家没有人因此而向政府提出异议,中国政府正在快马加鞭地保持期货上市品种的高增长,只有2008年后美国几个研究机构,提出金融危机的根源是资金杠杆的观点,当然本篇最后我的“窃笑的政府”也是个理由)。

 

 

平日里,普通公众和股票投资者不太关心期货杠杆投资的风险,按国内普遍保证金率为10%,而许多散户习惯满仓操作,哪上涨或下跌10%,做对了就是翻一番,做反了就是亏损殆尽,哪上涨3 -5倍呢?不加仓就是30-50倍的盈利,利用浮盈加仓,就成了100-1000倍的盈利,于是,期货市场的神话不断被每年的期货投资实盘大赛刷新,3个月盈利30倍都属正常,5万起步半年做到1000万也很多见,但不论你赚了多少倍,只要你一直还在市场里,一个星期里的失手,就又可能从1000万归零,这种波澜起伏,也只有身处交易一线的人深有体会。这也成为期货市场一个特色,总有明星出现,但明星基本都是昙花一现,闪一次面后,就销声匿迹,要么不交易,要么从此严格管理资金,再也没有了奇迹,要么已经爆仓。

因为04年协助伙伴创建大江网站让大江投资在2007年成为西北交易额老大,上亿的散户资金,一年多间基本灰飞烟灭,我一直很纠结,总听江湖有传奇,但就是从来没有目睹(这多少有点类似金庸笔下的九阴真经那些秘笈,到底有没有?无人考证),到底钱都到哪里去了呢?还好,亚历山大-埃尔德在他的《以投机为生》《走进我的交易室》里告诉了我们,因为他有实盘交易的亲历,他又是全世界少有的专为大机构培训交易员的牧师,就信了吧,原来,钱光明正大地大部分变成了期货公司、研究分析师、投资理财顾问的薪金与政府交易佣金、印花税,另一部分,到了资金巨大的职业化管理的大型投资机构。就像我在《被股票绑架》投机生态链里说的,除了以上政府和专业机构外,别的所有投机者,只要不半途撤离,基本都成为被宰割的兔子。

上图里如此狂躁的价格波动,把人类对成本理性的评判、对价值冷静的分析,统统打得粉碎,哪里有什么套期保值的概念和作用?哪简直就是空想,在资金博弈的角斗里,整个世界面目全非,只剩下血淋淋的财富转移。

4、垄断与掠夺的黑手

中国是最大的原油、大豆、铜、铁矿石进口国,但这些商品的定价权却不在中国,大多数在美国,少部分在垄断集团手里。全球商品的价格波动形成了一个怪圈,中国人买什么,什么价格就上涨到天上,中国人卖什么,什么价格就暴跌到成本一下,这幕后到底有没有一只黑手在操纵?

郎咸平在美国镀过金,说心里话,我不太喜欢他在《郎眼财经》里那种傲慢和自以为是,但时间长了,你不得不思考他的观点,做过期货的人,只要持仓豆粕、大豆仓位重了,就免不了半夜要爬起来,去看芝加哥的行情,因为我们的大豆、豆粕只能算芝加哥的影子市场,它在晚上10点到凌晨3点的走势,决定了第二天早上大连交易所保证金的巨额波动;持仓铜、黄金、原油重了,就被英国LME和纽约牵挂。最最令人恐惧的是,多年来,美国农业财阀孟三都利用操控芝加哥大豆豆粕价格波动,引起中国大豆豆粕共振,从中掌握价格波动方向,一批一批消灭中国的套期保值生产商,以致于目前我们的大豆产业提供种子被垄断,被转基因化,我们的大豆豆油生产和价格被操纵,更为复杂的因素还是看郎咸平怎么说吧。总之,利用价格波动投机敛财的方法,由美国财团正在不断渗透到中国的农业产品价格和供应中来。

《被黄金欺骗》里的模式简单直白而残酷,境外投机资金不断复制到汇率、大豆、铁矿石、铜等商品上来,这已经不是什么阴谋,完全是发达国家掌握期货交易策略,光明正大割中国韭菜的的阳谋。

2013年春节欧游归来,我坚信一种理念,欧洲那些小国炒作的汽车、服装、手表、皮包、香水一切奢侈消费,完全是为了欺骗亚洲那些虚荣的肥羊,你只要在朴素的巴黎戴高乐和罗马机场,大理石堆砌的巴黎、日内瓦、慕尼黑、罗马灰暗的街道走过,就知道,奢侈这玩意是忽悠,生产国的人并不享用,它仅是一种敛财的工具;那么且细细思考,是不是发达的外汇杠杆交易、金融衍生交易、商品期货交易,这一切,难道真的是美国人的阴谋?在这场全球多数国家不知就里积极拥护的资金博弈中,纽约华尔街不到1平方公里的金融中心,要贡献给美国人40%的财政收入,这真的值得思考哦!

原来全球金融市场的抽水泵就安装在华尔街,它源源不断地往美国输送财富,若此,我们国家要不要大力推广和发展外汇交易、黄金交易和商品期货市场?开放境外投资?与全球接轨?在没有掌握到反操纵技术的前提下,真的是值得深思的问题。

每一次看到国内各大媒体,在报道美国兰德公司的经济分析报告、什么美国的英国的著名金融评级机构对全球各国经济发展动态的测评报告时,我都极其愤慨,要知道,这一切破玩意把戏,都是为了配合美国金融投资财阀掠夺世界财富的烟雾弹,就像国内的上市公司发布公告一样,基本上是为了配合与其勾结的主力炒作股票价格,让散户低位卖高位拔红旗用的,相信那些评级机构的话实在是上当受骗。

可喜的是,强势的XI总,与俄罗斯普京做哥们,已经在商量制衡老大的决策,第一,就是创建世界货币,压制美钞霸权,率先实现人民币的任意兑换;打死不开放外汇自由交易,让华尔街干着急;装傻让百度、携程、阿里巴巴这些优质公司(实则为烧钱的大忽悠型公司)到纽约上市,把美钞也骗回来,总之,未来的世界,注定远离疆土和地域殖民的血腥和战争,但金融的掠夺和豪取将愈演愈烈!

5、政府窃笑的赌场

期货采用保证金交易的优势,使得在交易所成立的初期,为企业和贸易商起到过套期保值的作用,保证了农业产品的价格不会随着气候变化和自然灾害而有太大的波动,但当投机的资金变成了主流,资金再分配的赌博就取代了期货合约对价格的理性调节。橡胶持仓50万手时对应的是500万吨的实物,而全世界的橡胶也没有这么多;螺纹钢100多万的持仓,对应30亿的保证金,30亿资金的堆积,岂止一丁点贸易商的套期保值可以左右它的波动,于是期货市场的本质已经变成披着羊皮的狼,将套期保值当着幌子,让现货商和社会上理性的投资者都陷入进来,而资金实力雄厚的主力举起反理智的刀一次次砍下去,血肉横飞,爆仓了也不知就理。

这场残杀的始作蛹者政府,在面对散户投机者时,或许曾经有过正义和同情,1993年的治理整顿就是对散户投机客的保护。但当发现被赌场诱惑进来的投机客已经逐渐具备投资风险意识,且基本是相对比较成功或略有富足,并均大多数是量力而行时,保护他们的利益就变得多余,远不如开设这个经久不衰的赌场回收国民财富来的更为重要,于是,政府和全社会就将这个本来意义上为了实体经济规避生产风险的期货交易演绎成了纯粹的赌场。

2012年后,国内四大期货市场每天交易1000亿,按千分5的交易成本每日5亿,每年200个交易日即1000亿的收益,这1000亿可以提供多少个就业机会和财政投资啊!这来自于开赌场微本万里的好生意,政府自然喜欢了,这种公开的赌场,提供了一切让你倍感公平公开透明的机制,让这些具备一定财力的欢喜的兔子,在享受赌博的乐趣里,奉献了生命,保持了社会稳定,保障了财富均分,难道政府高层没有人知晓走调了的期货市场吗?不,它很清楚,但它为这个赌场窃笑!

有时候,你不得不钦佩政府的高明,国内的股票交易所、期货交易所,实际上是最大的央企,源源不断地向政府输送投资,上缴利税,但因为具备赌场的本质,它也就真的一个字也不提,全社会知道这件事情对财政贡献大的人还真不多,也许正因此吧,前赴后继的人也就越来越多!

6、一次历史机遇

本来实在繁忙没有时间,想将这篇日志挂起来,但最近期货市场的走势,实在是又给了投机客一次十年不遇的做多的机会,怕深陷其中的伙伴迷失,就用这篇日志提个醒:现在正是空方赶尽杀绝、大获全胜时机,一轮反转向上的行情,呼之欲出!

每次的底部总有一批多头爆仓,每次牛市顶点,都有空方跳楼,这出戏永远都这么血腥而残酷,连续而永恒,投资机构那些抽水机和民间寿星将大多数投机客消灭殆尽。

看了这篇日志,谁都会极其悲观,这就对了,因为期货市场,真实的情况是,99%散户投机者巨亏离场,真正的投机高手,一定是孤独的怪异的极端非理性的具备精神疾病倾向的人,若只按理智和逻辑出牌,只有快速的惨败,惟知己知彼、顺势而为、积累图形和k线、耐心等待机会、严格管理资金、时刻警惕贪婪、战战兢兢、居安思危,方靠近寿星一步!

要问路在何方?行里人,请翻翻《投资心法》日志,多提批评意见!

螺纹钢,你由5000元/吨,跌到2500元,还要往哪里去?

豆油由15000元/吨,跌到6000元,难道是地沟油?

。。。。。。。
    若螺纹钢、豆油1505让你赚了2倍,可别忘了请我一次客哟!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此篇仅算对期货本质与现象的探索。

(完!)

登录后,就可以给作者打赏了。登录

A5BitGQFTr9jAJhdxPVcTyC4ErhpW9L72J

3
+3

总评(0)

0星,最高5星

参与讨论的大咖

Go To Top 分享按钮